卧底、情报、谍战…野保人可能比你想象的要酷很多

黄鸿翔

如果说Wikileaks(维基泄密)用信息技术震撼了政经界,让无数的丑闻无处藏身,那么Wildleaks(野保泄密)就是在用同样的信息技术与野生动物制品走私犯们作战。

“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接近于谍战,很多时候我都睡不着觉。因为如果你把信息给了错误的人……砰!拜拜。”

今年正在进行的多伦多电影节上,一部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作为执行制片人的纪录片《象牙游戏》即将首映,作为其中的主要人物之一,Wildleaks的创始人安德烈亚 (Andrea Crosta) 这么说道。也因此,这两天,他离开了自己经常奔走的非洲大地,换上西装革履,前往了加拿大。

wiki1-0

乍一看,安德烈亚的气场有点像《老友记》里的乔伊。他是意大利人,曾经是意大利最早创办科技创业公司的创业者之一。后来,因为对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热爱,他利用科技专长开始驾驭信息技术,打情报战来对抗野生动物制品贸易,比如象牙、犀牛角贸易的武器。他创立的Wildleaks鼓励人们匿名举报野生动物制品犯罪的信息,供调查机构跟进与调查,最终向执法机构提供信息与报告。

轰动世界的大案披露者

宣布效忠于本·拉登和基地组织的索马里青年党,自2004年成立以来在索马里、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以及乌干达等多个非洲国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美国自2008年一直在打击该组织,目前似乎成效并不大。

“索马里青年党的一部分资金来源是于象牙贸易。”

如果是关注野生动物保护的人,近年来应该都听过这一惊人发现。是这一发现,让大家知道原来象牙贸易不止和大象有关,也和人类的生命有间接关联。而这一新闻来源,正是出自于安德烈亚。

2010年至2012年期间,安德烈亚和他的同事经过长达18个月的卧底调查,发现了索马里青年党资金来源与象牙贸易之间的联系: 每个月有1到3吨的象牙从肯尼亚等国进入索马里,并前往亚洲市场。象牙贸易得来的收入占据索马里青年党资金的40%,相当于他们每个月的收入在20万到60万美金之间。

2013年9月,索马里青年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一家购物中心制造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67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中国籍妇女遇难。这次活动的资金就是来源于他们的象牙贸易。

“除了与武装冲突有关,象牙贸易还带来盗猎者、护林员的死亡,象牙贸易不只和动物有关。”

安德烈亚每次提到这点就痛心疾首,他知道,如果只是与动物有关,许多不关心动物的人根本不会在乎象牙贸易的问题。

除了索马里青年党事件,轰动国际的2015年坦桑尼亚“象牙女王”事件,也是安德烈亚最早披露该信息的。

wiki2-0

2016年,杨凤兰被控作为非洲最大象牙走私团伙的头目将价值250万美元的700多根象牙从坦桑尼亚盗运至远东。这起事件,尽管安德烈亚他并没有直接参与到执法行动中,但是他与坦桑尼亚特警部队负责人埃里希法一起,进行了许多坦桑尼亚象牙贸易的调查。多数与象牙有关事件逮捕的都是小规模走私者,因此杨凤兰的被捕受到了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欢迎。

安德烈亚在杨凤兰被逮捕后说:“这是我们大家等待了多年的消息”

调查与危险并存

安德烈亚的类似调查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个过程中也并不是毫无危险。

2015年,追寻着象牙贸易的足迹,安德烈亚与亚裔卧底调查人员“奥米加”(行动代号)来到了北京,进入了一户充斥着野生动物制品的深宅大院。

“喏,这是巴西的国宝级的蝴蝶,走私进来的。”

在暗访视频中,野生动物走私犯,一名中年男子得意地向他的“潜在买家”们展示他们的藏品:北极熊的皮,巴西蝴蝶做的画,当然还有大量的象牙。

当奥米加将手上的象牙制品拿近装有针孔摄像头的包拍摄时,走私犯们发现了这个动作的不寻常,一把抓过了奥米加的手提包。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走私犯打开包,拿出用于伪装的物品,最后掏出了针孔摄像机。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不再说话,思考着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互相猜疑对方是谁,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奥米加先开了口:“这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安全才做的措施… ”

走私犯摸不清楚这帮人的来历,也不知道贸然行动会有什么后果,于是最后将安德烈亚与奥米加放走了。

安德烈亚从屋子里出来后,浑身已被汗湿透,连声叫骂:“fXXk,fXXk, fXXk……”

他说,那一刻,比起后怕,他更加在为调查的失败而愤懑:这次暴露让他们接下来的调查计划全部泡汤了,因为那些走私犯是彼此认识的。

因为象牙女王事件的关联,也因为在中国开展一些调查工作,安德烈亚有时候会被一些中国人以为是敌对中国的。

听到这一点,安德烈亚经常苦笑:“在我看来,罪犯就是罪犯,根本跟国籍,民族无关,我们有时候调查的也是欧洲人、美国人呢。”

哪怕是一国总统,我们也会穷追不舍将他搞定

安德烈亚告诉我,只有政府才能够真正给予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贸易以根本性地打击,Wildleaks的一般做法是将所有的情报搜集后呈交给政府,协助政府进行执法。

wiki3-0

越南河内附近的河西村是一个象牙、犀牛角、虎骨等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走私的枢纽,这里就仿似中国南方的毒品村,整个村庄都以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贸易作为经济来源。在越南,象牙、犀牛角的贸易都是非法的,然而,如果你走到这个村子,却可以看到一条街的店铺都在大张旗鼓地销售这些非法野生动物制品,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买家则来到这里进货。

安德烈亚和他的同伴们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在调查这个村子以及背后的贸易网络,将调查报告呈递给越南政府。

“我们呈现的报告都是证据确凿的,一般会先给政府行动的时间,如果政府因为腐败等因素迟迟不进行行动,我们就会公开这些报告,通过国际舆论来对政府施压。”安德烈亚说。

这种做法,是国际许多NGO所惯常采用的:既希望与政府合作,也不愿意被动地等待政府的行动,更希望主动去推动变革的发生。

“哪怕你是一国的总统,我们也会穷追不舍将你搞定。”

2015年,当被问到在腐败严重的国家如坦桑尼亚能怎么办,安德烈亚说。

 


%e9%bb%84%e6%b3%93%e7%bf%943Huang Hongxiang (黄泓翔) graduated from the Journalism school at Fudan University and from SIPA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 at Columbia University of New York.

Since graduating from SIPA in 2013, Huang has worked in Africa as a freelance journalist and business representative/consultant for responsible Chinese investment projects. He is dedicated to working on multi-stakeholder dialogues for China’s Going Out and to ensuring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overseas investment.

Huang is the founder and CEO of the Nairobi-based China House Kenya, which provides consulting services to Chinese companies in Africa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 He is also a curator of the China-Africa Millennials Project.

This post first appeared on WeChat World Talk (微信世界说) on September 13, 201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