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na Trust: 发展中的艺术空间

徐然

天气晴朗时,在KuonaTrust的草坪上挥霍一个下午对于想要了解内罗毕的人来说是一种既惬意又事半功倍的选择。如果是从总统府的方向过来,沿着川流不息的DennisPritt路信步走上一会儿,右转至一条叫作Likoni的安静小巷,经过门禁森严的索马里大使馆,便可以抵达KuonaTrust,一个被称为肯尼亚视觉艺术中心的公共空间(Kuona是斯瓦希里语,指“看见”)。

绿荫遮蔽将城市的喧嚣隔离在外,装点着彩色装置的入口又流动着自由的气氛。一条石子小径从大门通向两层的白色小楼,里面是Kuona Trust艺术馆和美术商店。小径左边是一片草地,树木和仙人掌长得葱郁茂盛,和色彩鲜亮的墙上涂鸦构成颇有趣味的图景。穿过草坪绕到白色小楼背面的庭院,可以看到一部分艺术家或坐在树荫里交谈,或独自沉思,或三五成群在玩飞镖游戏。另一些艺术家则在KuonaTrust提供的工作室中进行创作。从外表上看是大大小小的开放式集装箱,内部则是艺术家们的创作空间。有些是独立工作室,四面架子上塞满了创作材料,地上摆着各种工具和待完成的作品,埋首其中的艺术家留给窗外的访客一个近乎静止的背影,只有庭院里的猫儿偶尔溜进去巡视。空间比较大的公共工作室,通常由多名艺术家共同租用,则显得热闹些。访客们可以在平日里进入,欣赏挂在墙上的完成作品,近距离观看创作过程,有时也可以参加在这里举办的艺术工作坊,和其他艺术爱好者进行交流。这些工作室是非营利组织KuonaTrust的服务之一,以非常便宜的租金提供给申请成功的艺术家,让他们可以最大程度地进行自由创作。除此以外,KuonaTrust还通过举办艺术座谈、展览,提供艺术教育和国际交流机会等形式发掘和培养肯尼亚青年艺术家,一方面为职业艺术家提供国际化的平台,另一方面致力于促进公众对肯尼亚艺术的了解和欣赏。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12.00 PM
驻留项目艺术家Pavlides在准备个展作品

KuonaTrust艺术中心占地面积大约一公顷,和世界上许多雄心勃勃的艺术区相比算不上规模宏大,但作为“东非小巴黎”为数不多的艺术中心之一,它肩负起了振兴肯尼亚当代艺术的重任。来到这里的艺术家文化背景多元,艺术风格各异,让这小空间散发着无限魅力。通过驻留项目(ResidentialProgram)来到这里的Stavros Pavlides自幼在美国和希腊长大,来肯尼亚之前在纽约布鲁克林生活和工作。三个月的驻留项目让Pavlides可以在Kuona Trust居住和创作,和肯尼亚当地乃至来自非洲各地的艺术家交流,在项目最后还将获得举办个人展览的机会。在KuonaTrust见到Pavlides时,他正在为个展作品忙碌。他将自己的首个肯尼亚个展主题命名为“内罗毕夜曲”,自然是以夜晚的内罗毕景象作为创作灵感来源。因治安问题而被戏称为“内罗劫”(Nairobbery)的内罗毕流传着不成文的规定,为了个人财产和人身安全考虑,非本地人士最好不要在夜晚单独出门。和很多人一样,Pavlides收到了朋友的提醒,但他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默默地遵守,反倒是带着点义无反顾的精神闯入了内罗毕的夜幕中。因此当我再次细细观赏Pavlides的画作时,除了被他作品中强烈的电影风格吸引,也为艺术家的勇气和创意而心生敬佩。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12.06 PM
苏丹艺术家Ali与他的作品

另一位在Kuona Trust长驻近十年的艺术家Yassir Ali来自苏丹,他的作品色彩明亮,个性鲜明,多处可见呈小方块形状的“象形文字”元素。第一次见到的人都会好奇这些小方块的来历,因此Ali手边常备了一本介绍努比亚文明的小册子和许多努比亚风格建筑的照片。古老的努比亚文明据说比古埃及文明的历史渊源还要深远,这个曾在尼罗河沿岸盛极一时的族群如今主要分布在苏丹境内。年少的Ali在拜访祖父母时对民族文化着了迷,特别是点缀在寺庙、金字塔等传统努比亚建筑上的图案,还有坐落着古文明遗址的沙漠和尼罗河岸泥土所散发出的迷人色彩,这些童年记忆演变成为了创作源泉,而观赏者也不难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那份对民族文化的热情。在苏丹完成艺术学位后,Ali定居内罗毕发展事业,一方面是出于对不同文化的好奇,另一方面则是与现实妥协后作出的选择。苏丹政治环境严峻,中央和地方的紧张关系愈演愈烈,在这种氛围下艺术家无法生存,因此只有背井离乡,来到环境较为宽松、艺术市场较为成熟的内罗毕发展。然而,尽管内罗毕吸引了许多优秀的非洲艺术家慕名而来,这里的艺术市场仍旧依赖于一批西方买家(许多是游客,因此肯尼亚艺术市场与当地旅游业的兴衰亦不无联系),单一的购买群体对肯尼亚本地艺术的发展自然带来了一定局限。事实上,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肯尼亚教育体系并不注重艺术教育,在一些艺术家看来这一点是限制肯尼亚艺术发展的更为重要的因素。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12.12 PM
独立工作室外一角

在Kuono Trust一间独立工作室里,肯尼亚青年艺术家Andrew Njoroge一边为他的作品做最后包装工作,一边和他的妻子MaralBolouri回答我关于肯尼亚艺术教育的问题。在伊朗长大、德黑兰接受艺术教育的Bolouri来到肯尼亚的唯一原因是嫁给了当地小伙。对于肯尼亚本地的艺术氛围,她颇有些嗤之以鼻。

-“去看一下艺术系的课程大纲就知道了,他们根本没有在教授任何与艺术有关的知识。”

-“那他们在教什么?”

-“天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

尽管在官方的肯尼亚教育大纲中,艺术占有一席之位,但在实际教学中,这方面的教育却极少实施。原因之一是艺术类课程不需要通过肯尼亚国家考试委员会制定的测试。因此老师们将原本属于艺术教育的时间分配给其它需要通过测试的科目。难怪在肯尼亚教育局2010年的一份教育体系评估报告中有这样的结论:“学生们具备读写、计算和沟通能力,但在创新、社会责任和欣赏以及尊重工作的尊严方面,学生没有掌握相应技能。”艺术在训练创造性思维方面的作用毋庸置疑,而欣赏艺术所要求的同感共情能力对于肯尼亚,这个时有民族冲突的多部落国家尤为重要。另一个现实因素是肯尼亚中小学校普遍缺乏进行各种艺术课程所需的材料,而肯尼亚对艺术类教师的专业培训亦极度匮乏。此外,在肯尼亚学生中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他们更多地将艺术视为一条谋生出路。无论是因为贫穷还是成绩不够好而辍学的学生,仍旧可以通过发展艺术上的才能而获得经济来源。这种“艺术是能力或条件稍逊者的出路”的态度想必也是艺术教育不受重视的一个原因。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12.20 PM
在Kuona Trust创作中的肯尼亚艺术家

在肯尼亚国内艺术教育不容乐观的情况下,Kuona Trust等艺术机构对推动本地艺术发展的重要性就显得尤为突出。特别是当我发现,在一群年轻有为的艺术家当中有一个来自内罗毕贫民窟的小画家也在这里专心创作着。混迹在一群经验老道的前辈中,他没有给人任何生涩或害羞的感觉,反而主动要求给我介绍作品背后的故事。听着稚嫩的童音认真而快乐地阐释着一幅幅充满童趣的画作,目光所及之处是艺术家们忙碌的身影,这个艺术空间的生命力让人心情愉悦。也许这孩子长大后会成为一名杰出的肯尼亚艺术家,也许他将有机会见识到更广阔的世界,也许到那时他的作品可以被世界上更多的人欣赏和解读。这所有的可能性,是KuonaTrust存在的意义,也是它不断发展的动力。

徐然是中南屋Fellow,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专业毕业 。在肯尼亚期间,参与项目调研和媒体宣传、采编工作。现为中南屋云端媒体团队成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